欢迎您光临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有限公司!

成立了近代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右翼团体矫志社

时间:2019-11-23 21:33

日本右翼借甲午跳上历史舞台

宋海博

在日本军国主义的扩张过程中,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是日本民间右翼团体。在明治维新至二战结束这几十年的军国主义扩张史中,日本政府和军方出面染指一个地区之前,民间右翼团体已预先进行了大量收集情报、颠覆、暗杀乃至直接参与战斗等行动。而日本民间右翼团体第一次正式跳上历史舞台,就是在甲午战争当中。

“破支那,胜俄国,并朝鲜”

近代日本民间右翼团体早兴起于19世纪70年代,伴随着明治维新后日本国内的扩张主义和军国主义思潮应运而生。1875年8月,在日本九州岛的福冈县,成立了近代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右翼团体矫志社。其创始人头山满、平冈浩太郎和箱田六辅全部出身于破落武士家庭,以拥护日本政界扩张派代表人物西乡隆盛的“征韩论”为主要纲领,鼓吹对中朝发动战争。

1881年2月,已在福冈地区乃至整个九州都具有相当势力的头山满等人宣布成立玄洋社。1886年,中国水兵与日本民众在长崎发生流血冲突后,玄洋社趁机将纲领明确扩充为以“破支那,胜俄国,并朝鲜”为“奋斗目标”。至此,玄洋社完成开宗立派的全过程。

玄洋社虽然名义上是一个民间组织,但实际上从其成立到壮大,处处都离不开日本军方的支持和扶植。而玄洋社也巧妙地利用民间身份为军方的行动提供掩护和便利。玄洋社成立次年,即与另一右翼团体相爱社联合向中国派遣了150余名浪人,获取大量情报。此次情报活动受到日本军方的重视。其时日本陆军情报署刚刚成立,苦于人才和经验的匮乏,情报网的建立进展缓慢,玄洋社的行动无疑为日军情报工作提供极为有益的帮助。日本陆军情报署迅速派出人员与头山满进行接触,双方一拍即合,由陆军情报署向政府争取经费,玄洋社组织人力资源,在中国各地发展间谍机构,培养间谍人才。

自1884年至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前,日本先后在中国设立“东洋学馆”、 “日清贸易研究所”等间谍培训机构和“汉口乐善堂”等间谍情报机构。“日清贸易研究所”的设立由日本陆军参谋次长川上操六等人操办,招收学员和培训等事宜则由玄洋社负责,毕业学员直接进入日本军方编制,成为专业间谍或随军翻译等军事人才。“汉口乐善堂”则是以药店为掩护,集间谍培训与情报搜集为一身的情报机构。1888年,玄洋社社长平冈浩太郎派出大批成员加入“汉口乐善堂”,在中国各地打着开分店的幌子设立多个间谍机构,培训和组织大量日本浪人化装成中国人刺探情报,足迹深入到内地的西藏、新疆、广西等边远地区。这些信息汇总成《清国通商要览》一书,成为日军参谋本部制订侵华计划的重要依据。此外,乐善堂成员甚至渗透进清政府内部,收买清政府关键人员,直接对甲午战争进程产生影响。

多次刺探清军动向

1894年2月,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玄洋社社长平冈浩太郎与川上操六商定,由玄洋社派人到朝鲜进行破坏活动,为日军制造出兵借口。玄洋社拼凑出以该社社员为主力的“天佑侠团”,于6月下旬抵达朝鲜。“天佑侠团”在东学党起义军首领面前极力挑拨中朝关系,表示愿参与义军的军事行动。但此时日军已出兵朝鲜,义军对日方的行动颇为警觉,拒绝“天佑侠团”“帮助”。

“天佑侠团”的挑拨失败并未使玄洋社气馁,转而将主要精力放在情报工作上,派出大量间谍对中国军队的动向、防区、后勤等进行刺探。甲午战争中,大部分日军间谍要么在玄洋社特务机构受训,要么根本就是玄洋社成员。窃取“高升”号运兵船出航日期的石川伍一和窃取大东沟海战中北洋水师出航日期的宗方小太郎虽为军方编制,但都毕业于上海日清贸易研究所;而另一非军方编制的着名间谍山崎羔三郎不仅是玄洋社社员,而且他自己就是日清贸易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

山崎羔三郎生于1864年,不到20岁即加入玄洋社,他曾潜入云贵两广地区了解中国实际情况。1894年6月,山崎羔三郎受命由上海秘密赶到烟台,为即将到来的甲午战争搜集情报。在烟台,山崎羔三郎化名常志斋,谎称是在朝鲜进行贸易的药材商人,混上一艘开往朝鲜的清军运兵船抵达朝鲜。其时清军主力驻扎在牙山,山崎羔三郎通过结识清军下级官兵,不久后竟能随意出入清军军营。山崎羔三郎借机将牙山清军的兵力部署和调动情况、枪炮配备乃至作战计划都摸了个一清二楚,并绘制成详细地图,准备开战后交给日军。但没等战争爆发,他就因疏忽被当地朝鲜人识破身份被捕。在押解途中,山崎羔三郎趁大雨滂沱之机逃到驻汉城日军司令部,凭记忆报告刺探得来的情报,随后继续回到牙山潜伏。7月下旬,中日战争爆发已无可避免。驻牙山清军决定移师至附近的成欢驿地区。山崎羔三郎发现后,向正在朝牙山行军的日军报告。日军随即趁清军立足未稳之际,于7月27日凌晨发动猛攻,取得甲午战争中第一场陆地交战的胜利。

甲午战争全面爆发后,中日陆军主力都向平壤方向集结,准备在此展开决战。山崎羔三郎再次受命侦察平壤地区清军部署。为防止身份泄露,山崎羔三郎没有携带任何间谍器材,而是夜间只身潜入平壤周边,通过观察地形,确定清军阵地布防情况。日军根据他的情报,将平壤城北玄武门、牡丹台一带作为主攻方向。这场决战仅用时一天就以清军惨败为结果落下帷幕,山崎羔三郎的情报再次起到关键作用。平壤之战成为山崎羔三郎情报生涯的顶峰,其出色表现在日军内部引起轰动,连头山满等人也将他引以为荣。平壤之战结束后,山崎羔三郎被召回日军大本营,受到日军参谋总长的接见,并由玄洋社社长平冈浩太郎等数十人为他设宴接风洗尘,一时风光无限。

战争表现刺激右翼团体扩张

随着战局发展,日军很快将清军逐出朝鲜,但此时日本已决心将战火引向中国本土。山崎羔三郎再次衔命出发,以日军随军翻译的身份带领6名间谍随日军于10月24日在庄州花园口秘密登陆。不料清军已加强了防谍措施,山崎羔三郎在登陆后第三天即因未携通行证而落网。他与另外两名间谍钟崎三郎和藤崎秀一道于10月31日被清军在金州城外斩首。但同行的另一名日本间谍成功传回情报,日军仍顺利突破清军防线,占领金州和旅顺。

1895年2月,占尽优势的日本提出和谈要求,但部分日本右翼势力不满足于已取得的利益,希望继续战争以获得更大好处。头山满遂与川上操六合谋,指使另一右翼组织“神刀馆”成员小山丰太郎刺杀参与谈判的清朝代表李鸿章,企图破坏谈判。结果李鸿章遇刺使得舆论大哗,反而加速谈判进程。

在甲午战争中,玄洋社与日本军方合作培养情报人才,直接参与情报、破坏等活动,有力地配合军方行动,被日本军方视为“成功经验”。此后日本军方与右翼团体开展了更紧密的联系。1901年头山满将玄洋社改组为黑龙会,在日俄战争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从日俄战争至20世纪30年代,大量右翼团体相继成立,继玄洋社之后,又先后成立了“樱会”、“血盟团”、“大日本赤心会”、“大日本国粹会”等右翼组织。他们对中国抗日人士进行暗杀、恫吓、绑架等活动,欠下累累血债,直到抗战胜利后才被取缔。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